368彩票登录-lol寡妇制造者伊芙琳新背景故事上线

Posted On By admin

  大家是不是等了好久了,368彩票登录 终于出了太激动!由于国服要晚一星期左右,所以本可就搬台服的人物传记背景故事以及她的官方短篇小说扩展阅读。368彩票登录


  人物传记:【今晚没事的话,何不和我一起解放你内心尘封的痛苦?】~ 伊芙琳

  符文大地幽暗的裂缝深处潜伏着一名恶魔,她的名字叫作伊芙琳。伊芙琳喜欢以人类女性的外貌引诱猎物,猎物一旦折服于她的魅力,她便会显示出真实的型态。伊芙琳会用难以言喻的残酷方式折磨那些受害者,透过他们的痛苦满足自己的私欲。对于像她这样的恶魔来说,与人类之间的相遇是一次次单纯美好的邂逅,但是居住在符文大地的人都知道,那些受害者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是因为伊芙琳有办法让他们受欲望驱使,一步步地走向无尽的深渊。人们每次从他人口中听到这些骇人的传闻时,便会默默告诫自己满足欲望必须付出的可怕代价。

  伊芙琳并非一开始就深谙此道。很久很久以前她便出现在这个世上,当时她只能算是某种没有固定外型,几乎不具感官知觉的「生物」。数个世纪以来,这个生物都是以一种模煳不清的阴影存在于符文大地之中,不仅无法感知外界,也容易受到外在的刺激干扰。如果世界一直处于平静,牠很可能就只能以这种型态存在于这个世上。为世人广知的「符文战争」不仅为万物生灵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也使这个世界陷入了前所未见的混乱。

  随着居住在符文大地的人类经歷了大量的苦难、折磨及损失,阴影开始产生噪动。这么久以来牠所感知到的世界都是一片虚无,如今这种虚无已被动盪的痛苦情感所取代。牠因为兴奋而颤抖不止。

  战争越演越烈,这个世界承受的痛苦也随之与日俱增,彷彿下一刻万物就要消失殆尽。阴影吸取了符文大地上所有的痛苦,牠的心裡产生了无穷的喜悦。痛苦滋养了牠,本来虚弱的生物随着时间过去,渐渐转变成某种更强大的存在。最后,牠成为了一名以人类情感为食的恶魔。

  战争最终还是结束了。世界重返昔日的和平,而恶魔发现自己心中的渴望逐渐壮大。在牠的认知中,惟有感受到其他生物内心的痛苦,牠才能获得真正的喜悦。少了这些痛苦,牠的心裡只剩下空虚,宛如一切都回到了战争发生之前。

  如果世界无法提供恶魔茁壮所需的痛苦,那么牠只能凭自己的双手去创造。牠需要把痛苦施加在其他生物身上,才能再次感受到过去那种灼热的。

  对于一个尚未成熟的恶魔来说,猎捕猎物是一项艰鉅的挑战。虽然牠可以藉由影子型态无声无息地移动,但若是想要碰触到人类,就必须以某种具有实体的型态现身。恶魔试着把影子塑造成有形的肉身,但是显现出来的样貌却一次比一次还要骇人,猎物根本丝毫不敢接近。

  恶魔瞭解到牠需要一个人类看到会感到开心的形体,一个足以诱惑他们,让他们主动投怀送抱的外貌,还必须得点燃他们内心的欲望,使他们情不自禁地产生狂喜之情,如此名为「痛苦」的果实收成之时才能变得更加甜美。

  牠栖身于阴影中,开始研究能够有效引诱猎物的方式。恶魔根据人们的喜好塑造肉身,学习透过言语唤起人类沉浸在内心深处的欲望,并且仔细模仿人们认为极具吸引力的行为模式。

  恶魔仅花了数週的时间便打造出完美的外貌与体态,无数倾心于她的人类因为无法抵挡诱惑而主动接近,他们万万没想到最终的下场是惨遭折磨至死。虽然她带给每一位受害者的均是与众不同、超凡的痛楚,但她发现自己总是想要更多。区区一名人类的欲望实在不足挂齿,来得快也去得快。他们承受的痛苦转瞬间便消逝殆尽,仅仅只能满足她的一时之需,根本无法填补她长期以来的渴望。

  她期盼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带领世界陷入纯粹绝对的混乱,届时她将再次成为主宰万物内心欲望的存在。

  她的官方短篇小说《盛开的雏菊》

  伊芙琳身姿曼妙地穿梭在人潮拥挤的街道,身影与夜色完美地交融在一起。她的眼裡闪烁着一丝阴沉,但是只有感觉最敏锐的人才察觉得出来。醉汉、水手在一旁的大街上和**嬉笑调情,沉浸在喜悦的他们丝毫没有发觉自己已被潜伏在黑暗的恶魔盯上。恶魔用一种极为透澈的眼神望着他们,她正在用双眼辨别谁才是值得下手的目标。

  伊芙琳的目光随即落在一名躺在水沟的男子身上,他的手裡握着一瓶甜酒。一般来说,恶魔并不会对像他这样的人类下手,但是她已经饿了好几天。她发现自己已经飢渴到不得不考虑眼前这名男子,她真希望这个想法只有维持那么一瞬间。过程肯定很轻鬆,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他引诱到远离灯火的小巷之中。

  然而,在她目睹一隻蟑螂爬过这名醉汉的脸时,这个想法消失了。他太虚弱了,虚弱到可能毫无反应。伊芙琳知道即使他醒来,他的意识依旧相当模煳,根本无法让她感受到猎物慢慢陷入恐惧的喜悦,而她现在迫切需要这种快感。在他开始尖叫之前,她可能就已经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臂。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在无数次觅食的过程中,伊芙琳已经瞭解到她喜好的口味:她偏好──不,是一定要让猎物真切感受到每一下穿刺,每一次啃咬,被她的利爪撕裂下来的每一片血肉。像这种不省人事的人类根本毫无乐趣,也无法满足她的飢饿,不值得浪费她的时间。

  她抛下那名醉汉,继续沿着佈满泥泞的街道前进。途中经过一间溼冷,透着烛光的小酒馆时,一名丰腴,打着饱嗝的女子用力甩上门,手裡抓着一隻吃了一半的火鸡腿,摇摇晃晃地步入夜色。伊芙琳思考了半晌,她不认为这名女子会主动投入她的怀抱,并落入无尽的痛苦深渊之中。

  恶魔看着女子狼吞虎嚥地吃完剩下的肉,看上去丝毫不曾细细品嚐箇中滋味。她的内心藏着某种深沉负面的情感,这种情感会破坏伊芙琳渴望的体验。

  带给猎物痛苦的人不能是别人,必须是伊芙琳自己。

  恶魔继续前行,悄悄滑过隐匿在城市各处的阴影。沿途她看到了其他醉汉,或是跪在地上乞讨的街友,甚至穿越了一对正在争吵的情侣。伊芙琳认为他们一点吸引力也没有,狩猎他们就像是拔起枯萎的花朵。她想要的是盛开、被沃土滋润过的雏菊,连根拔起时才能带给她无与伦比的满足感。

  一个糟透的想法浮现而过。也许,选这种落后地区作为狩猎场根本是个错误。就算再怎么猎捕,那些猎物能够带给她的终究不是她期盼的那种,任何时候都有可能一扫而空,徒留一片空虚──彻底清空她内心的情感。

  就在此时,她看见了他……

  一名衣着简洁高雅的绅士从一间高档的酒吧走出,脸上挂着一抹开朗的笑容。他一边哼着轻快的曲调,一边朝着街道的某一个方向走去。伊芙琳注意到他的手臂夹着一束花。

  伊芙琳身后的两条背刺因为兴奋而颤抖着。即使与他相隔一段距离,她还是可以感觉到男子相当满意自己的外型。伊芙琳快速跟上,并尾随在男子的身后。她非常谨慎地移动,确保自己不会跟丢,或是被他发现她的存在。

  男子走了将近半小时,最后前方终于出现一座大小适中,用一颗颗切割完美的石砖堆砌而成的庄园。他走到道路的尽头,接着踏入橡木製成的家门。屋内亮起一盏盏温暖昏黄的烛光,伊芙琳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光景。一名神情严肃,身穿高领晚宴服的女子进入客厅,并给男子一个表示欢迎回家的拥抱。她看到男子带回的花束,假装自己好像收到了一份惊喜,勤快地把花放在一个乾净的花瓶,旁边摆着一束枯萎的花束。

  恶魔的好奇心渐渐被激起。

  过一会儿,两名几乎全身**的幼孩跑进客厅,用纤细的手臂抱住男子的大腿。他们露出洁白的乳牙,开心地笑着。这副景象就像是一般幸福家庭的缩影,但伊芙琳知道如果她稍微深入探究,她会找到什么。

  她耐心地等待,看着蜡烛一盏盏熄灭,直到只剩客厅的光还亮着。男子独自一人,坐在书桌前抽着菸管。伊芙琳缓缓爬出阴影,本来深沉、由一缕缕黑影组成的四肢变成具有温度的肉体。她身后的背刺消失,渐渐幻化类女性的形体。没有人捨得把视线从她曼妙的身材曲线移开。

  她不疾不徐地穿越草坪,行走时臀部诱人地轻微摆动。最后,她来到了窗前,离玻璃只有一隻手臂的距离。男子微微撇了一眼窗外,看到伊芙琳的那一瞬间口中的烟管差点落地。伊芙琳举起一根手指到嘴前,示意男子不要惊动到他的家人,接着勾起手指,暗示男子走出家门,来到她的身边。

  男子缓缓走到前门,谨慎地打开门。他对这名站在窗外,怪异又美丽至极的女子相当好奇。他踏入草皮,步步靠向她,内心虽然不安,却又满怀期待。

  「妳…是谁?」他怯懦地问。

  「你希望我是谁,我就是谁。」恶魔温柔地说着。

  伊芙琳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男子,她仔细检视了男子的灵魂,发现他正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目标-即使是世上最快乐的人,内心也会藏有些许的不满。

  「找到了。」她心想。那些他想要却无法拥有的东西。

  「我的家庭…」男子说了一半,没能完整说出内心的想法。

  恶魔靠向他。

  「嘘……没关係的,」她在男子的耳边呢喃低语。「我知道你想要什么,还有因为这个想法产生的罪恶感。这没什么。」

  语毕,她向后煺,看到男子用一种迷恋的眼神望着她。

  「我可以…拥有妳吗?」他问道,同时为自己的不自量力感到羞愧。但是这种感觉只出现一瞬间,接着马上就被一种异样的欲望佔据-他想要在这裡立刻拥有她的全部。

  「当然可以,宝贝。这就是我在这裡的塬因。」恶魔柔声说道。

  他的指尖落在她透红的脸,接着用掌心轻抚她的脸颊。她紧紧握住他的手,口中发出撩人清脆的笑声。这个惹人爱怜、温驯又开心的男人今晚是她的了。他能给予的痛苦简直取之不尽,但伊芙琳全部都会收下。

  屋内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老公,你还好吗?」男子的妻子问道。

  「宝贝,我很好,这辈子从没那么好过。」恶魔替已经呆住的男子回答。

  这笔交易将因妻子的出现变得更加甜美,伊芙琳光是想像之后的情境便兴奋不已。今晚,一株球茎将完全绽放,一朵盛开的雏菊将被连根拔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